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potato-3发子弹灭美军机枪!彝族英豪一人断后,教导员脱帽致敬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37 次

作者:李金钖

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

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大家庭,各个民族都有许多英雄人物。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,也产生了很多少数民族英雄,潘学仕就是其中一位。他是彝族人,而且是在东北战场上从国军中过来的“解放战士”。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牺牲于广州郡京安里的276.8高地,被追记特等功,同时授予“二级英雄”称号。

潘学仕1922年生于云南路南县(现石林,“阿诗玛”的故乡),1947年12月被我军俘虏。他主动留下来参加我军,无论是干活还是训练,都非常认真,可就是整天不说话。大家觉得奇怪,不知道他究竟顾虑什么。直到连里开诉苦大会,听到别人诉苦,他才敞开心扉。原来,在蒋军中很歧视苗、彝,他受到很多屈辱。

最初,他被俘虏后本不想再当兵了,可以领点盘缠回家,可是东北离老家实在太远,回也回不去,所以只好留在队伍里。他怕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歧视自己,直到发现这支队伍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才打消了顾虑。

1950年11月28日,朝战中西线敌人全线崩溃,“联军”忙着逃跑,志愿军忙着穿插包围,双方一直纠缠到了阳站。

这里是通价川控制公路的重要关口,如果在敌人手里,溃兵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公路撤退。如果被我们控制,那么就彻底断掉了美国人的后路。

夜晚,志愿军攻入了阳站,并接连顶住对方两次反击。第二天天色刚刚发白,我军奉命撤出。虽然一晚上阳站街里的敌人已经被肃清,而两侧山头还没有完全攻占。尤其是南面的山岭正好卡住了阳站出城的路。

而山头上还有敌人的两挺机枪,直接将我军的退路锁死了。就在这节骨眼上,潘学仕从后面跑来,主动向副连长要求掩护。

只见他把机枪架在小土包上,对着其中一挺机枪接连打了三发,机枪顿时哑巴了。3发子弹消灭了敌人一个机枪火力发射点,可见潘学仕的射击技术很高超。同时,营部迫击炮连的炮弹也在南山头上爆炸,部队趁机拉出城外。

城西的敌人见我军撤出阵地,就气势汹汹地压过来。潘学仕见此不慌不忙留在了原地进行掩护。随着机枪的子弹像泼水似地飞出枪口,前面黑压压的敌人如同被割的秫秸一样,倒了一片又一片。

和潘班长一起掩护的是战士吕臣,他回头一看,队伍已全部转移,potato-3发子弹灭美军机枪!彝族英豪一人断后,教导员脱帽致敬就招呼副班长顺着小沟向东爬去。快到阳站东口,吕臣吁了口气说:“副班长,咱们完成任务啦!”

“别忙,我们在这里再掩护一阵!”潘学仕说着,就往石崖那边一指说,“你看!”

吕臣顺着他的手看去,石崖下面还有担架员在抢救伤员。

“北山头还有敌人,伤员撤不下去,吕臣,我们不能丢下一个伤员,不管怎样,也得顶住,掩护好伤员。”

潘学仕慢慢地爬到崖边,悄悄对担架员们说:“我们在这里掩护,快走,快走啊!”担架员背着伤员一个个在他身边爬过,转移到城外。两人一直坚持到了第二天的黑幕降临,才安全地回到连队。阳站战斗以后,潘学仕当了10班的班长。

1952年2月11日,38军114师第342团在京安里北边的276.8高地上,与potato-3发子弹灭美军机枪!彝族英豪一人断后,教导员脱帽致敬敌军发生激战。当天晨雾还未散,敌人就发起冲击。山下摆着四五十门大炮,天上飞机一会也没断过,排炮、扫射,投弹……把银白色的岭岗炸成斑斑点点,地上的雪花都被硝烟熏黑了。

据守崖头的潘学任摸熟了敌人进攻的规律,依托工事等候敌人,炮击一停,他立即钻出工事,抱着机枪射击。敌人两次冲击被我们打垮后,炮弹又来了。趁着敌人“下钢铁”的时机,潘学任挨个爬到班里其他战士的掩体中,查看大家的状况。

战斗打至晌午,对方的的坦克绕到山侧,掩护步兵从三面围攻崖我是传奇前传头。阵地上已没有完好的工事,剩下的人都隐蔽在炮弹坑里。约摸两点钟,二排来人通知,叫他们转到350.3高地。

潘学仕听到命令,向四周环顾一下,吕臣已负伤下去了,旁边只剩下4个战士。他牙一咬,说得很干脆:“你们快下去!我来掩护!”

他在弹坑里趴着,坑底有一摊殷红的血迹,鲜血正从伤口里渗出来。潘学仕的两条腿已经被炮弹炸伤了。战士不忍心,要把他背下去。可他手一摆,说:“别管我!没有火力掩护,谁也下不去。”

大家还是有点犹豫,潘学仕坚定地说:“同志们,我腿断了,手可没断,还能打机枪,能掩护你们!”

“班长,你留在阵地上,我也不下阵地!活就活在一起,死也死在一起,跟美国鬼子拼!”刘福和同班的几个战友见他坚决留在阵地上,也不愿下去了。他们往一边挪了挪,准备等敌人上来就打。

这时,敌人红脑袋的炮兵校正机直在头顶转悠,眼看敌人要开炮轰击。潘学仕见大家都不走,真急了眼,严厉地批评道:

“怎么还不下去?为了我,不执行命令,行吗?”他忍着痛,咬紧牙关,每个字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“你们看,那边还有轻伤员,把他们背下去!”

大家看了看,还是不动弹。

这一回,一向沉默寡言的潘学仕是真的冒火了,他眼睛睁得滚圆,盯着大家下命令:“命令你们,把手榴弹留下,把轻伤员带走……快!这是命令,赶快执行!”

刘福无可奈何地望着他,只得收拾起弹药,替班长把机枪梭子压满子弹,又把一颗反坦克手雷放在班长身边……

临行前,一生坚强的汉子们泪水忍不住在眼眶里直打转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潘学仕反倒安慰大家, “你们先走吧!天一黑,我自己会回来的!”

刘福几个人回到营指挥所,立刻作了报告。当时的营教导员听说潘学仕还在高地potato-3发子弹灭美军机枪!彝族英豪一人断后,教导员脱帽致敬上坚持战斗,就拿起望远镜看了又看。他影影绰绰见到一帮美国鬼子端着枪上了崖头,中间有个拿旗的,把旗摇了摇,立即一窝蜂地拥上去。陡然,火光一闪,美国鬼子往后一退,崖上冲起一团火光,崖头立即罩在烟雾里。

教导员放下望远镜,摘下了帽子,大家……也把帽子摘了下来……